【暖筆寫人生】八年級佳作欣賞

展開一扇心靈的窗,映照生活中的傷感與歡欣,以文字細細擦拭縷縷情思,於是,張揚或幽微的時時刻刻就有了光。


         𡿨最難忘的回憶​​​​〉 李昀宸

         當場上火光熊熊的營火化為一灘烏黑的灰燼,當手中那發出有如彗星撞地球般光芒的仙女棒熄滅;當原本沸騰著尖叫的營火場只剩下幾盞吸引著飛蛾的路燈獨自寂寞,我的內心充斥著狂歡後的空虛,卻也滿溢著與好朋友一同熱血的幸福。

        隔宿營火晚會的種種仍歷歷在目,在一片漆黑中揮舞著螢光棒,我看見的,不只是整齊的星海,更多的是一起高唱那首最能撥動你我心河的情歌而感動至極;還有感嘆著練了三個月的舞蹈卻在台上三分鐘結束,有如曇花一現;最後是流著淚、滴著汗,感謝班導的諄諄教誨。多想回到與同學道別的那一刻,多想重返與同學相見歡的那一刻。只是時間輕快地不停跑著,全班的歌聲和全校的尖叫都只能隨著學校生活,隨著時光流逝而慢慢封存在記憶的甕中。

       ​「一條好腿會倒下去;一個挺直的背有一天彎曲;一叢黑鬍子會變白……。」懊悔沒有在烤肉時吃飽點、懊悔沒有在尖叫時高八度狂吼,現在看來都只是徒留的哀傷,重要的是我們都變得互助團結,從群龍無首的一盤散沙,到現在的手牽手互擁,我們都經過一番蛻變,只為奪得精神總錦標。莎翁曾說的:「因為太陽光明燦爛,從沒有盈虧圓缺的變化,總是始終如一。」營火的木柴會燒盡,然而我們的熱情依舊。當營火晚會結束,我相信那兩天曾一起流的汗、一起流的淚,永遠如日頭般燦爛。


    〈當一個讓生命發光的人〉 余承熹

        蠟燭,總是消磨自己,令生命燃燒光芒的美好;流水,總是放逐自己,讓大地享受甘露的灌溉。而身為萬物之靈,有一個與自己名符其實的人生,才算達到了生命的標準。玄奘法師大可留在大唐,當他的得道高僧,為何要跋山涉水,去尋找那未知的命運?哥倫布也能留在英國,做他的王公貴族,何故要踏上茫茫大海,去開闢神祕的世界地圖?這都是因為,他們不甘就此過完一生。

​        而我們呢?庸庸碌碌平平淡淡迷迷糊地,走到了國中,卻一點也說不出自己的豐功偉業,就算現在做不到,那又有多少人懷著這種抱負?

​        曾經有一對兄弟,他們都懶散迷糊,有一次,上教會時,他們遇見了一位神父,哥哥問了他一個問題:要怎麼才能活得輕鬆自在?神父答說:「天主都給了每個人責任,只要達到天主的期望,自然就輕鬆愉快了。」「那我們的責任是什麼呢?」「每個人都一樣,只要把自己的生命完全發揮,那就是了。」兄弟一聽,頗有感悟,遂盡力去做,就成了著名的萊特兄弟。

​        莎士比亞說:「上天生下我們,是要把我們當成火炬,不是照亮自己,而是光照世界。」只有活出自屬色彩的人生,唯有釋放自己所有的生命,才完成了上天賦予的使命,才為自己的人生劃下了完美的句點。

〈我想遇見的那一個人〉​​​​王楉彤


​        徜徉在文學的世界裡,時而閱讀著課本裡所選的文章,時而跑進小說與漫畫愛恨交織的世界裡,偶然遇見蘇軾在寫詩,花木蘭在打仗,織女在織布,神仙在作樂,但都不能遇見我仰慕的那個她。

        ​在一九二七年間,江南出現了一個被天下中醫譽為「天下第一神醫」的二十歲少女,她十六歲初入岳城為了復仇,踏上一條情感的不歸路,我仰慕的她是個皮膚雪白而白裡透紅,談吐如空谷幽蘭,髮如絲綢般柔順,烏黑亮麗似瀑布般傾瀉,著月牙色旗袍,美如畫中人,是個如神仙一樣的存在。

          ​初次相遇是在夢裡,她舉起白嫩的手寫著藥方,說了句不中聽的話,這說話方式像極了那個軍閥司大少帥,在一旁的我不禁「噗哧」一聲笑了出來,只可惜在夢裡,她並不知道我在這一旁投射出仰慕的眼光看向她,只感覺背後一股炙熱。

​          若她是真實存在的,活到現在也一百多歲了吧!可惜她是書中人,假如真有一天我能乘著時間與空間的飛船進入書中世界,我一定要向她學習,學習如何攻心,使自己心中翻著滔天巨浪卻面無表情,學習如何背書,因為她五歲時便能背成千上萬張藥方,背得傷寒論,學習如何有勇有謀去面對任何事,殺除惡人不經過自己的雙手,學習如何以「中醫」信服人,結交各樣的朋友,她是我唯一的信仰。

​       我想遇見的她,「江南第一神醫」、「岳城之母」——顧輕舟。


張老師創作藝坊作文國文教室

http://www.openminded.asia/index.php?view=products&g=24&sg=40&d=119#mainstage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邱小嵐國文 的頭像
邱小嵐國文

張老師創作藝坊作文國文教室

邱小嵐國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