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測作文滿分系列-關於故宮經典

 
天青遍染,粉淡漾,千百年前的珍品傳遞了一份專屬的密,交由青春的心靈揭開一季的顫動,寫下生命純透清亮的姿態,為心的裂紋撫上寬厚悠遠的信念。
 

我相信失敗—開片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顧庭弘

窯門初啟,匠師自千度高溫中拉出青瓷數十。那雙老練而蒼勁的、布滿皺紋的手,拉出了過天青雲破的色澤,拉出一陣來自無由名處的樂音。像蕭索旱澀的高山中降下第一場雪,像深夜的蒼藍星空下,青的海洋拍擊沙岸;像在遠古山洞中驚見一束冷光,像黃昏時微暈的樹林中,一縷清風穿越著夕光的林梢;像寶蓮千葉自地面湧出,像白水清泉在谿壑蕩漾。聞者無不然一笑,驚異於這陣冷冷襲人的天籟。

是燙熱的青瓷,摸到這冷的世間時,冰裂的聲音,滑潤光潔的瓷器表面,便有了一道毫無章法的、曾被視為缺憾的開片紋

以前,我曾厭惡這混亂的紋路,如今,再次見到青瓷時,不禁要微微一笑,遠比起那只「無紋水仙盆」開片紋才是我們的青春現場。永不可能完美的青春歲月,如此華豔,如此炫麗,曾經歡愛的溫熱身體,曾經放聲大笑與哭泣的日子,是那樣地充滿困惑與挫折、猶豫與無助,然後,曾經奮鬥過的青澀音韻,必然久久流傳,而開片紋正是我們獨有的生命刻痕。

我相信失敗,因為青春不可能成功,挫折才是我們最好的老師。

 

 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岳洋

臉頰緊緊貼在透明櫥窗上,卻感受不到原應的冰冷。細長的眼細看那瓷器,彷彿能領略到灼熱的焰形。在熊熊烈火中,純粹的黑暗在高溫中化為希望。窰入色,出窰萬彩。那色澤、那光彩,如閃光的露珠和蟬翼,透出一派東京夢話。看罷鮮豔奪目的黃釉粉彩八卦如意轉心瓶,轉向純潔沉靜的青瓷水仙盆。這是歷史的靈度,是千年的復活。幻想宋徽宗身著龍袍,夢中海天一色的天青,佐上天邊幾朵白雲,頓覺安然清幽,心境開闊,豁然開朗。察看盆身,溫潤的天青和光滑無紋的壁面,心中起一股暖流。不免認為,乾隆所言之貓食盆大煞風景。在暗自尋思,想到人生或許也暗合青瓷水仙盆的意境。人的思與行,當如無紋之面,仰不愧於天,俯不愧於地高風亮潔、清白如一。人為處事,當如似鏡之璧,八面玲瓏,圓滑為人卻坦坦蕩蕩、光滑如鏡。

窯變,窯多少道理與美,怎可擦肩而去、空手而回。

 

       蓮花式溫碗 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謝淳安

溫碗,是冷寒風中企盼的溫暖,是閒情逸致中所探尋的雅趣,是煩躁之時尋求的寧靜,是無人傾聽時,期待的溫暖慰藉,蓮花式溫碗的天青釉色,連「雨過天青雲破處」都不足以刻畫出它的柔潤清雅。單純、溫和,卻不失典雅,在樸素中隱含蓮花的晶瑩光芒,彷彿一曲圓潤而不膩耳的天籟,在疏影橫斜中唱出清亮、譜出過往。

蓮花,溫和含蓄,不因出淤泥而失去光澤,活出不染塵囂的脫俗身姿。蓮花式溫碗多了份圓融,如同對於生命不斷追尋的展現,比蓮花更增添一種無須向大氣宣告的厚實。碗腹極深,包容著參差不齊的冰裂紋,仿若廣納凡俗的豁達,口緣的粉嫩更襯出細緻光澤,劃破空寂的蒼穹。

在歷史時空的漩渦,輝煌文明如過往雲煙般稍縱即逝,但人與自然的體現,藉由蓮花式溫碗,交成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輝,使萬物陶醉於輝煌的格局,使世間震懾於靈動的美好!

 

冰裂紋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曾琪

 

咚咚的脆裂響聲,隨著拉出窯的乳白瓷器漸漸地散逸開來。如同落入水中的冰塊,晶瑩剔透的碎音由一條條細微的裂痕中傳出。潔淨如玉的瓷面上漸顯不規則痕路,這是大自然與人工完美的合作,這空氣與瓷器的溫差及各種變因,在光滑的器具表面之下勾勒出由彎曲、鉛直線條相成的幾何圖形。這是一個集合聽覺與視覺的極致藝術演出,清脆的音樂宛如天堂鳥的話語,綺麗的冰裂紋則是上帝用細針精心雕刻的圖畫。從瓷器出窯那一刻開始,一場天堂的盛宴即在我們眼前展開:群聚的鳥兒透過裂紋歌唱出重疊層錯的交響曲,上帝之手在一旁勾出無與倫比、獨一無二的細筆畫。瓷器出窯—一個神聖的時刻。

 

青瓷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劉懷襄

踏著階梯,拾級而上,彷彿踏入歷史長廊,通往散發古老氣息的美麗殿堂。我搖身一變,成了時光旅人,準備一探先人的智慧與密。

碗腹極深蓮花式溫碗,宛如裹著粉青釉色的紗,綿密的細絲是極為優美的冰裂紋,口沿薄釉處鑲著醉人的粉紅,替雨過天青的藍天,增添了幾許溫暖。

釉色淡雅的青瓷水仙盆,有著不易察覺的粉色光澤,溫潤的淡碧色令人猶如置身於滿是玉石的宮殿,一望無際的景致,使我不願將目光抽離。

我漫步於這珍貴的城堡,內心有道不盡的感動;我沉醉於這巧奪天工的青瓷,嘴裡有說不完的讚嘆;我愛戀於這靜謐的氣氛,它引領著我,一同抽絲剝繭,追尋前人遺留下的奇妙哲思。

 

    邱小嵐國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