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測寫作訓練‧歷屆學測模擬考

 

       逆境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林楷媛 


我愛好攝影,如同作家創作,一台單眼相機就如同作家的一枝枝筆,為記錄生命的最佳媒介,建構出自己的ㄧ篇篇故事。我難免遇見創作的瓶頸,如江淹失去五彩筆般的懊惱沮喪。不論怎樣變換角度,轉換光圈快門,仍無法達到滿意的成果。一張張的失敗照片,彷彿謬思女神的嘲諷。我如同久旱的洪荒,企盼甘霖的到來。

沉浸於撞牆期的痛苦久久不可自拔。正當我優閒苦思之際,朋友如是說:﹁抬起頭吧!看看這世界其他的美好。﹂起初,隨意流覽,縱使眼前絢爛多變,對如同槁木死灰於我,像柳宗元西山,久久未知西山之怪特,我執著於徘徊不前的困擾。偶然,發現久久以前拍攝的照片,那是一幀櫻花的相片。那時,正是久雨終晴,粉嫩上有著晶瑩露珠,與陽光灑落恰恰相映成趣。我知回到了當時,享受微風的吹拂,積聚已久的鬱悶也如風而逝。我,久久逡巡與渴望,終得以滿足。

回到了最單純的初衷,透過那四方小窗重新定義眼前的世界。隨意切割、選取。調節變換快門光圈,霎時眼前又是新的ㄧ片風景。我終能蛻變為美麗的蝶,翩翩悠然舞出生命的美好;或者如大鵬怒飛,俯視傲覽眼下一方天地,頓時,曾經認為的多大困考也變得渺小不以言喻。我終得已超脫,享受蘇軾﹁也無風雨也無晴﹂的美好,也從原本的不知西山之美轉為充分收攬,發現生命的可愛可喜。

逆境並不令人畏懼,令人畏懼的是經歷些許挫折便永不敢起身。不以得失而喜或悲,也毋須在意他人的評判、犀利言辭,﹁道不行,乘桴浮於海,如此而矣。﹂終能掙脫逆境套上的ㄧ圈圈沉重鐵鍊與枷鎖,回首那曾踟躊不前的路程,不禁露出釋然的微笑。



學校和學生的關係        黃芃華


除了家庭,在我們生命中最密不可分的便是學校了吧?我想,那是一個構築正夢想的畫室,我們在裡頭任意揮灑。無需在意世俗的眼光,不用害怕社會的殘酷,只要勇敢的當一個孩子,用力的跌倒,用力的受傷,再奮力的長成自己想要的模樣。

踏入高中校園後,懵懵懂懂的加入了學生自治會,開啟我不凡的高中生活。本以為會是充滿遊玩的社團回憶,更多的卻是制式化的企劃書和沉悶的校務會議。還記得第一次踏入那間深藍的會議室,我志得意滿地拿著資料,自以為完美無缺的提案使嘴角不禁上揚。特地燙平的制服不自然的塞進裙襬,就和未經磨練的我一樣,好不彆扭。

想當然爾,我千瘡百孔的逃出那令人窒息的地方,徹夜趕稿的企劃被﹁校方代表﹂批評的體無完膚,打了場大大的敗仗使我落魄得可憐,開啟電腦後又是一陣的敲敲打打。如今我已是身經百戰的老將,潔白制服在深藍裡不再突兀,當初和學校對上的心態也不復存在。在溝通後,我明白許多事並非一體兩面如此的簡單,往往學生們視為圭臬的真理在校方眼裡是充滿著危機,那保護我們不受傷害的層層規定,卻不知不覺推開了彼此的距離。

現在的我已不再盲目仇視學校給予的準則,挑戰底線是我們青春的本能,但學會怎麼判斷是非更是該要學習的課題。願在未來求學路上,我依然能秉持心中的標準,當一個理性的學生。


       獨享 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黃楀筳


奧藍蒼穹無垠鋪展,承載日月的千情萬志,任由詩人分享一方廣衷;潺潺溪流急於奔赴海的蔚藍,卻不曾因旅人的舀取而勃怒,甘於分享一杓清冽;文字歷歷如繪,在千古傳頌著哲理妙思,分享著字句間的通透智慧。自古以來萬物吟詠著分享的大愛,但獨享也獨具娉婷風姿。

我喜歡在燠熱夏日逐漸輕盈的傍晚,將自己安置在走廊的窗台邊,怒目瞠張的夕陽江西方原本無趣的青天染上層層橘紅色調,拖著血絲下沉,將城市塗抹成詭譎而奇異的氛圍。行人們各自被時間鞭笞,沒有人仰首望天際逸出一聲讚嘆。我會獨自與它對視,獨享它滲透我肌膚帶來的顫慄與奇幻,目送它拖拉著步履離去。那是我所獨享的燦美。

希臘哲人戴奧基尼斯亞歷山大高聳在他面前,向他允諾世界時,只哼聲道:﹁我的願望就是請你讓開,不要擋住我的陽光。﹂縱使擁有綿延千里的土地,亞歷山大大帝一輩子也無法了解戴奧基尼斯所獨享的自適與靜好。獨享是一種超然與灑脫,每個人依本心創造的價值,縱使世界不容、大化嘲諷,人們以心杯去盛裝屬於自己的甘醇,就是最奢侈的獨享。

窅深天幕遼闊澄淨,但經窗櫺切割後亦自成美景;蒼茫山色弘廣壯麗,但誌記在心裡後又成另一番氣象。而我將獨享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邱小嵐國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