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花開花謝】學測國寫班佳作欣賞

國語文寫作能力測驗(106 年試辦)

1.王維〈辛夷塢〉: 木末芙蓉花,山中發紅萼。澗戶寂無人,紛紛開且落。

2.鹿橋《人子》中有〈幽谷〉一文,大意是說: 

        一位旅人走到一個幽谷,晚上他在閃爍的星空下微笑睡著。醒來,依稀聽到將於黎明 時開花的小草們興奮地談著自己會被花天使賦予什麼顏色。其中一個幸運兒,花天使給了 她愛什麼顏色,就開什麼顏色的選擇權。她靜默地苦思、又苦思;不斷地決定了,又在覺 得不該辜負這樣的榮譽下,不斷地放棄。最後,當黎明來到,太陽猛地升起,所有的草花 都綻放各個不同的顏色;而就在滿目盛開的繽紛花朵中,卻有一株美好枝梗,擎著一個沒 有顏色、尚未開放就已經枯萎的小蓓蕾。 

       上引二則詩文,各有它蘊含的旨趣,請用心思索、尋味後,以「花開花謝」為題,作 文一篇,先分別說明對此二則詩文所體會出的含意,而後設想如果自己是一朵花,會希望 有什麼樣的生命過程與生命結果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〈 花開花謝〉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陳祈樺

       在杳無人煙的小徑裡,芙蓉花綻出如豔陽般火紅的花瓣,她不渴求塵世的讚賞與仰慕,不追尋眾人定義的標準,在藍天的基調下,她獨舞一曲芬芳,不受制於任何人的目光,編寫自己花開花謝的詩篇,而在幽谷之中,一株毫無色澤的花朵,孤獨凋零於萬叢繽紛之中,她顧忌著所謂的榮耀目光而躊躇不前,終於落得一事無成。

       如果我是一朵花,我的生命將是白皙的畫布,揮灑上堅持的色調。曾經,我置身雪山蜿蜒的碎石路上,冷冽稀薄的空氣使蹂躪神經的頭疼更加劇烈,然而,我不願調頭,不願言棄,最後,在那「與萬化冥合」之巔,我欲證明自己在理想面前,不是溫室中的嫩蕊,而是石縫中昂然挺立的小黃花。

        而在未來的旅途中,我仍會是那朵堅毅的花,舞出信仰的流光,當我抬頭仰望,在我的目光中閃爍的是梵谷的〈星空〉,那墨黑的柏樹竄入天際,擾動著悲苦的孤獨,然而十一顆星子與明月依舊綻放,比白日更加熱烈。或許帶著梵谷過於純粹的熱情與堅持,我將在未來申請校系,闖蕩理想之際面臨反對與不被理解,但我仍會踏著自己的步伐,極大化每分每秒的幸福與可能。

       康德曾說,人不是「被動的蠟」,我們不需藉他人的批評與稱頌形塑自我,而是以堅持抽芽,獨綻自己定義的美。當我面臨化作塵土之日,我將沒有後悔,展露恬靜的笑,對此生的花開花謝。


            〈花開花謝〉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吳睿瑜

       德國巴伐利亞的廣袤草原,除了聳立猶如迪士尼夢幻城堡的新天鵝堡,更是我,身為高中生,設一株小花的理想安養的居住地,睜開眼睛、藍天、綠地、白雲飄颺,而閉上眼睛,如魚龍潛鮫的風又會呼嘯過一陣屬於溫帶大陸氣候的涼意,這感覺該有多好。

        我認為王維的〈辛夷塢〉一詩中,作者倡導的是「花開花落即經春」,花「自」飄零水落「自」流的適意;而鹿橋的〈幽谷〉一文,闡釋了何謂「選擇障礙」,一朵小花,擁有顏色的決定權,卻因躊躇而痛失良機。其實換句話說,就是不要盼到「最美配色」時才出手,在「次美」時的心動應轉為馬上行動,不然就會淪落無花可開,黯然凋萎的小蓓蕾。因此,兩文中,其核心即是,花開本身就是目的,根本無涉其他的干擾與選擇時的躁動。

       然而,作為課業壓力大排山倒海的學測生,雖不能至巴伐利亞頤養天年,然,我心嚮往如木末芙蓉芝花,拋卻一切世俗,自由的紛紛開且落。在生命的過程中,能遠眺浪漫的路德維希國王生前魂牽夢縈的童話城堡,感受上頭如織的遊人熱鬧了我的春天;在偶有滂沱叫囂的夏天能屹立挺過如此的風暴,用堅韌的枝幹抵擋如索爾降臨的呼號;在橙黃橘綠的晚秋,坐待徐徐的凱風、靜受麥浪的徜徉,在一片金黃的大地,追趕上生命的溫存,天更欲雪,身旁的小草卻攒動的爭問:「能飲一杯無?」我卻沒有那樣的熱情,我只是安詳如久經風浪的老人,泛起德國詩人海德格的哲思:「一朵花的美麗,就在於它當經凋謝過。」因此我毫無畏懼嚴寒摧折我的花瓣,而是盡力用剩下的每一秒,成全生命的溫然。

       花,要開時,無須猶豫,坐等最完好的顏色必將顆粒無收;而花落時也不用扭捏的原地打轉,而是要平靜、從容的落下,完成生命的謝幕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〈花開花謝〉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殷牧謙

       雲霧繚繞著蒼山,山澗裡座落幾戶人家,人家旁有了棵披離的辛夷樹。在山澗幽幽的寂靜裡,花開了;在樹梢靜默的佇立中,花謝了,她曾經將自己妝點成最穠麗的一抹紅,與夥伴們掩飾動人的生命姿態,卻沒有人知道,於王維〈辛夷塢〉中紛紛開且落的紅萼,已在天地間書寫出獨一無二的落款,她們的美無人聞問。從花開到花謝,獨具姿態的每時每刻,都成就出「活著」的非凡意義。

        幽谷中曾有一朵特別的小花,她是自由的,只有她能夠選擇自己綻放的色彩。然而她遲遲無法決定自己的樣貌。當太陽升起時,滿谷的花開了,她卻謝了,於繽紛的花海中獨自枯萎,於鹿橋《人子》中尚未綻放便已凋零的小花,只因太過執著「榮譽」,最終卻不如其他平凡的花,已被賦予的色彩,揮灑出滿谷的繽紛。其他小花儘管有所限制,卻盡力的綻放,選擇盡力,是她們的自由。

        如果我是一朵花,我願化作污池裡亭亭淨植的一朵蓮。我不介意讓汙泥沾滿我的肌膚,池裡所有的汙穢,孕育出一片片清雅的花瓣。當夏日的炙熱烘烤著鮮綠的荷葉,我綻放成一朵潔白的誓言,當秋日的金風府過平靜的湖面,我凋謝了,謝得如此自然,一如黑夜,一如小徑旁乾枯的樹枝。

       我凋謝了,孩童嬉鬧著走近我,取蓮子、蓮藕為食,取蓮葉為傘,我將成為豔陽下的一頂遮蔽,與湯餚中的一味甘醇,似乎沒有人記得我花開的樣子,花開花謝本是自然,若花謝的我能化為孕育他人的存在,凋謝,又何嘗不是另類的綻放,一種更勝花開的綻放。

邱小嵐國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【花開花謝】學測國寫班佳作欣賞

國語文寫作能力測驗(106 年試辦)

1.王維〈辛夷塢〉: 木末芙蓉花,山中發紅萼。澗戶寂無人,紛紛開且落。

2.鹿橋《人子》中有〈幽谷〉一文,大意是說: 

        一位旅人走到一個幽谷,晚上他在閃爍的星空下微笑睡著。醒來,依稀聽到將於黎明 時開花的小草們興奮地談著自己會被花天使賦予什麼顏色。其中一個幸運兒,花天使給了 她愛什麼顏色,就開什麼顏色的選擇權。她靜默地苦思、又苦思;不斷地決定了,又在覺 得不該辜負這樣的榮譽下,不斷地放棄。最後,當黎明來到,太陽猛地升起,所有的草花 都綻放各個不同的顏色;而就在滿目盛開的繽紛花朵中,卻有一株美好枝梗,擎著一個沒 有顏色、尚未開放就已經枯萎的小蓓蕾。 

       上引二則詩文,各有它蘊含的旨趣,請用心思索、尋味後,以「花開花謝」為題,作 文一篇,先分別說明對此二則詩文所體會出的含意,而後設想如果自己是一朵花,會希望 有什麼樣的生命過程與生命結果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〈 花開花謝〉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陳祈樺

       在杳無人煙的小徑裡,芙蓉花綻出如豔陽般火紅的花瓣,她不渴求塵世的讚賞與仰慕,不追尋眾人定義的標準,在藍天的基調下,她獨舞一曲芬芳,不受制於任何人的目光,編寫自己花開花謝的詩篇,而在幽谷之中,一株毫無色澤的花朵,孤獨凋零於萬叢繽紛之中,她顧忌著所謂的榮耀目光而躊躇不前,終於落得一事無成。

       如果我是一朵花,我的生命將是白皙的畫布,揮灑上堅持的色調。曾經,我置身雪山蜿蜒的碎石路上,冷冽稀薄的空氣使蹂躪神經的頭疼更加劇烈,然而,我不願調頭,不願言棄,最後,在那「與萬化冥合」之巔,我欲證明自己在理想面前,不是溫室中的嫩蕊,而是石縫中昂然挺立的小黃花。

        而在未來的旅途中,我仍會是那朵堅毅的花,舞出信仰的流光,當我抬頭仰望,在我的目光中閃爍的是梵谷的〈星空〉,那墨黑的柏樹竄入天際,擾動著悲苦的孤獨,然而十一顆星子與明月依舊綻放,比白日更加熱烈。或許帶著梵谷過於純粹的熱情與堅持,我將在未來申請校系,闖蕩理想之際面臨反對與不被理解,但我仍會踏著自己的步伐,極大化每分每秒的幸福與可能。

       康德曾說,人不是「被動的蠟」,我們不需藉他人的批評與稱頌形塑自我,而是以堅持抽芽,獨綻自己定義的美。當我面臨化作塵土之日,我將沒有後悔,展露恬靜的笑,對此生的花開花謝。


            〈花開花謝〉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吳睿瑜

       德國巴伐利亞的廣袤草原,除了聳立猶如迪士尼夢幻城堡的新天鵝堡,更是我,身為高中生,設一株小花的理想安養的居住地,睜開眼睛、藍天、綠地、白雲飄颺,而閉上眼睛,如魚龍潛鮫的風又會呼嘯過一陣屬於溫帶大陸氣候的涼意,這感覺該有多好。

        我認為王維的〈辛夷塢〉一詩中,作者倡導的是「花開花落即經春」,花「自」飄零水落「自」流的適意;而鹿橋的〈幽谷〉一文,闡釋了何謂「選擇障礙」,一朵小花,擁有顏色的決定權,卻因躊躇而痛失良機。其實換句話說,就是不要盼到「最美配色」時才出手,在「次美」時的心動應轉為馬上行動,不然就會淪落無花可開,黯然凋萎的小蓓蕾。因此,兩文中,其核心即是,花開本身就是目的,根本無涉其他的干擾與選擇時的躁動。

       然而,作為課業壓力大排山倒海的學測生,雖不能至巴伐利亞頤養天年,然,我心嚮往如木末芙蓉芝花,拋卻一切世俗,自由的紛紛開且落。在生命的過程中,能遠眺浪漫的路德維希國王生前魂牽夢縈的童話城堡,感受上頭如織的遊人熱鬧了我的春天;在偶有滂沱叫囂的夏天能屹立挺過如此的風暴,用堅韌的枝幹抵擋如索爾降臨的呼號;在橙黃橘綠的晚秋,坐待徐徐的凱風、靜受麥浪的徜徉,在一片金黃的大地,追趕上生命的溫存,天更欲雪,身旁的小草卻攒動的爭問:「能飲一杯無?」我卻沒有那樣的熱情,我只是安詳如久經風浪的老人,泛起德國詩人海德格的哲思:「一朵花的美麗,就在於它當經凋謝過。」因此我毫無畏懼嚴寒摧折我的花瓣,而是盡力用剩下的每一秒,成全生命的溫然。

       花,要開時,無須猶豫,坐等最完好的顏色必將顆粒無收;而花落時也不用扭捏的原地打轉,而是要平靜、從容的落下,完成生命的謝幕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〈花開花謝〉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殷牧謙

       雲霧繚繞著蒼山,山澗裡座落幾戶人家,人家旁有了棵披離的辛夷樹。在山澗幽幽的寂靜裡,花開了;在樹梢靜默的佇立中,花謝了,她曾經將自己妝點成最穠麗的一抹紅,與夥伴們掩飾動人的生命姿態,卻沒有人知道,於王維〈辛夷塢〉中紛紛開且落的紅萼,已在天地間書寫出獨一無二的落款,她們的美無人聞問。從花開到花謝,獨具姿態的每時每刻,都成就出「活著」的非凡意義。

        幽谷中曾有一朵特別的小花,她是自由的,只有她能夠選擇自己綻放的色彩。然而她遲遲無法決定自己的樣貌。當太陽升起時,滿谷的花開了,她卻謝了,於繽紛的花海中獨自枯萎,於鹿橋《人子》中尚未綻放便已凋零的小花,只因太過執著「榮譽」,最終卻不如其他平凡的花,已被賦予的色彩,揮灑出滿谷的繽紛。其他小花儘管有所限制,卻盡力的綻放,選擇盡力,是她們的自由。

        如果我是一朵花,我願化作污池裡亭亭淨植的一朵蓮。我不介意讓汙泥沾滿我的肌膚,池裡所有的汙穢,孕育出一片片清雅的花瓣。當夏日的炙熱烘烤著鮮綠的荷葉,我綻放成一朵潔白的誓言,當秋日的金風府過平靜的湖面,我凋謝了,謝得如此自然,一如黑夜,一如小徑旁乾枯的樹枝。

       我凋謝了,孩童嬉鬧著走近我,取蓮子、蓮藕為食,取蓮葉為傘,我將成為豔陽下的一頂遮蔽,與湯餚中的一味甘醇,似乎沒有人記得我花開的樣子,花開花謝本是自然,若花謝的我能化為孕育他人的存在,凋謝,又何嘗不是另類的綻放,一種更勝花開的綻放。

邱小嵐國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【花開花謝】學測國寫班佳作欣賞

國語文寫作能力測驗(106 年試辦)

1.王維〈辛夷塢〉: 木末芙蓉花,山中發紅萼。澗戶寂無人,紛紛開且落。

2.鹿橋《人子》中有〈幽谷〉一文,大意是說: 

        一位旅人走到一個幽谷,晚上他在閃爍的星空下微笑睡著。醒來,依稀聽到將於黎明 時開花的小草們興奮地談著自己會被花天使賦予什麼顏色。其中一個幸運兒,花天使給了 她愛什麼顏色,就開什麼顏色的選擇權。她靜默地苦思、又苦思;不斷地決定了,又在覺 得不該辜負這樣的榮譽下,不斷地放棄。最後,當黎明來到,太陽猛地升起,所有的草花 都綻放各個不同的顏色;而就在滿目盛開的繽紛花朵中,卻有一株美好枝梗,擎著一個沒 有顏色、尚未開放就已經枯萎的小蓓蕾。 

       上引二則詩文,各有它蘊含的旨趣,請用心思索、尋味後,以「花開花謝」為題,作 文一篇,先分別說明對此二則詩文所體會出的含意,而後設想如果自己是一朵花,會希望 有什麼樣的生命過程與生命結果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〈 花開花謝〉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陳祈樺

       在杳無人煙的小徑裡,芙蓉花綻出如豔陽般火紅的花瓣,她不渴求塵世的讚賞與仰慕,不追尋眾人定義的標準,在藍天的基調下,她獨舞一曲芬芳,不受制於任何人的目光,編寫自己花開花謝的詩篇,而在幽谷之中,一株毫無色澤的花朵,孤獨凋零於萬叢繽紛之中,她顧忌著所謂的榮耀目光而躊躇不前,終於落得一事無成。

       如果我是一朵花,我的生命將是白皙的畫布,揮灑上堅持的色調。曾經,我置身雪山蜿蜒的碎石路上,冷冽稀薄的空氣使蹂躪神經的頭疼更加劇烈,然而,我不願調頭,不願言棄,最後,在那「與萬化冥合」之巔,我欲證明自己在理想面前,不是溫室中的嫩蕊,而是石縫中昂然挺立的小黃花。

        而在未來的旅途中,我仍會是那朵堅毅的花,舞出信仰的流光,當我抬頭仰望,在我的目光中閃爍的是梵谷的〈星空〉,那墨黑的柏樹竄入天際,擾動著悲苦的孤獨,然而十一顆星子與明月依舊綻放,比白日更加熱烈。或許帶著梵谷過於純粹的熱情與堅持,我將在未來申請校系,闖蕩理想之際面臨反對與不被理解,但我仍會踏著自己的步伐,極大化每分每秒的幸福與可能。

       康德曾說,人不是「被動的蠟」,我們不需藉他人的批評與稱頌形塑自我,而是以堅持抽芽,獨綻自己定義的美。當我面臨化作塵土之日,我將沒有後悔,展露恬靜的笑,對此生的花開花謝。


            〈花開花謝〉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吳睿瑜

       德國巴伐利亞的廣袤草原,除了聳立猶如迪士尼夢幻城堡的新天鵝堡,更是我,身為高中生,設一株小花的理想安養的居住地,睜開眼睛、藍天、綠地、白雲飄颺,而閉上眼睛,如魚龍潛鮫的風又會呼嘯過一陣屬於溫帶大陸氣候的涼意,這感覺該有多好。

        我認為王維的〈辛夷塢〉一詩中,作者倡導的是「花開花落即經春」,花「自」飄零水落「自」流的適意;而鹿橋的〈幽谷〉一文,闡釋了何謂「選擇障礙」,一朵小花,擁有顏色的決定權,卻因躊躇而痛失良機。其實換句話說,就是不要盼到「最美配色」時才出手,在「次美」時的心動應轉為馬上行動,不然就會淪落無花可開,黯然凋萎的小蓓蕾。因此,兩文中,其核心即是,花開本身就是目的,根本無涉其他的干擾與選擇時的躁動。

       然而,作為課業壓力大排山倒海的學測生,雖不能至巴伐利亞頤養天年,然,我心嚮往如木末芙蓉芝花,拋卻一切世俗,自由的紛紛開且落。在生命的過程中,能遠眺浪漫的路德維希國王生前魂牽夢縈的童話城堡,感受上頭如織的遊人熱鬧了我的春天;在偶有滂沱叫囂的夏天能屹立挺過如此的風暴,用堅韌的枝幹抵擋如索爾降臨的呼號;在橙黃橘綠的晚秋,坐待徐徐的凱風、靜受麥浪的徜徉,在一片金黃的大地,追趕上生命的溫存,天更欲雪,身旁的小草卻攒動的爭問:「能飲一杯無?」我卻沒有那樣的熱情,我只是安詳如久經風浪的老人,泛起德國詩人海德格的哲思:「一朵花的美麗,就在於它當經凋謝過。」因此我毫無畏懼嚴寒摧折我的花瓣,而是盡力用剩下的每一秒,成全生命的溫然。

       花,要開時,無須猶豫,坐等最完好的顏色必將顆粒無收;而花落時也不用扭捏的原地打轉,而是要平靜、從容的落下,完成生命的謝幕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〈花開花謝〉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殷牧謙

       雲霧繚繞著蒼山,山澗裡座落幾戶人家,人家旁有了棵披離的辛夷樹。在山澗幽幽的寂靜裡,花開了;在樹梢靜默的佇立中,花謝了,她曾經將自己妝點成最穠麗的一抹紅,與夥伴們掩飾動人的生命姿態,卻沒有人知道,於王維〈辛夷塢〉中紛紛開且落的紅萼,已在天地間書寫出獨一無二的落款,她們的美無人聞問。從花開到花謝,獨具姿態的每時每刻,都成就出「活著」的非凡意義。

        幽谷中曾有一朵特別的小花,她是自由的,只有她能夠選擇自己綻放的色彩。然而她遲遲無法決定自己的樣貌。當太陽升起時,滿谷的花開了,她卻謝了,於繽紛的花海中獨自枯萎,於鹿橋《人子》中尚未綻放便已凋零的小花,只因太過執著「榮譽」,最終卻不如其他平凡的花,已被賦予的色彩,揮灑出滿谷的繽紛。其他小花儘管有所限制,卻盡力的綻放,選擇盡力,是她們的自由。

        如果我是一朵花,我願化作污池裡亭亭淨植的一朵蓮。我不介意讓汙泥沾滿我的肌膚,池裡所有的汙穢,孕育出一片片清雅的花瓣。當夏日的炙熱烘烤著鮮綠的荷葉,我綻放成一朵潔白的誓言,當秋日的金風府過平靜的湖面,我凋謝了,謝得如此自然,一如黑夜,一如小徑旁乾枯的樹枝。

       我凋謝了,孩童嬉鬧著走近我,取蓮子、蓮藕為食,取蓮葉為傘,我將成為豔陽下的一頂遮蔽,與湯餚中的一味甘醇,似乎沒有人記得我花開的樣子,花開花謝本是自然,若花謝的我能化為孕育他人的存在,凋謝,又何嘗不是另類的綻放,一種更勝花開的綻放。

邱小嵐國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【花開花謝】學測國寫班佳作欣賞

國語文寫作能力測驗(106 年試辦)

1.王維〈辛夷塢〉: 木末芙蓉花,山中發紅萼。澗戶寂無人,紛紛開且落。

2.鹿橋《人子》中有〈幽谷〉一文,大意是說: 

        一位旅人走到一個幽谷,晚上他在閃爍的星空下微笑睡著。醒來,依稀聽到將於黎明 時開花的小草們興奮地談著自己會被花天使賦予什麼顏色。其中一個幸運兒,花天使給了 她愛什麼顏色,就開什麼顏色的選擇權。她靜默地苦思、又苦思;不斷地決定了,又在覺 得不該辜負這樣的榮譽下,不斷地放棄。最後,當黎明來到,太陽猛地升起,所有的草花 都綻放各個不同的顏色;而就在滿目盛開的繽紛花朵中,卻有一株美好枝梗,擎著一個沒 有顏色、尚未開放就已經枯萎的小蓓蕾。 

       上引二則詩文,各有它蘊含的旨趣,請用心思索、尋味後,以「花開花謝」為題,作 文一篇,先分別說明對此二則詩文所體會出的含意,而後設想如果自己是一朵花,會希望 有什麼樣的生命過程與生命結果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〈 花開花謝〉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陳祈樺

       在杳無人煙的小徑裡,芙蓉花綻出如豔陽般火紅的花瓣,她不渴求塵世的讚賞與仰慕,不追尋眾人定義的標準,在藍天的基調下,她獨舞一曲芬芳,不受制於任何人的目光,編寫自己花開花謝的詩篇,而在幽谷之中,一株毫無色澤的花朵,孤獨凋零於萬叢繽紛之中,她顧忌著所謂的榮耀目光而躊躇不前,終於落得一事無成。

       如果我是一朵花,我的生命將是白皙的畫布,揮灑上堅持的色調。曾經,我置身雪山蜿蜒的碎石路上,冷冽稀薄的空氣使蹂躪神經的頭疼更加劇烈,然而,我不願調頭,不願言棄,最後,在那「與萬化冥合」之巔,我欲證明自己在理想面前,不是溫室中的嫩蕊,而是石縫中昂然挺立的小黃花。

        而在未來的旅途中,我仍會是那朵堅毅的花,舞出信仰的流光,當我抬頭仰望,在我的目光中閃爍的是梵谷的〈星空〉,那墨黑的柏樹竄入天際,擾動著悲苦的孤獨,然而十一顆星子與明月依舊綻放,比白日更加熱烈。或許帶著梵谷過於純粹的熱情與堅持,我將在未來申請校系,闖蕩理想之際面臨反對與不被理解,但我仍會踏著自己的步伐,極大化每分每秒的幸福與可能。

       康德曾說,人不是「被動的蠟」,我們不需藉他人的批評與稱頌形塑自我,而是以堅持抽芽,獨綻自己定義的美。當我面臨化作塵土之日,我將沒有後悔,展露恬靜的笑,對此生的花開花謝。


            〈花開花謝〉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吳睿瑜

       德國巴伐利亞的廣袤草原,除了聳立猶如迪士尼夢幻城堡的新天鵝堡,更是我,身為高中生,設一株小花的理想安養的居住地,睜開眼睛、藍天、綠地、白雲飄颺,而閉上眼睛,如魚龍潛鮫的風又會呼嘯過一陣屬於溫帶大陸氣候的涼意,這感覺該有多好。

        我認為王維的〈辛夷塢〉一詩中,作者倡導的是「花開花落即經春」,花「自」飄零水落「自」流的適意;而鹿橋的〈幽谷〉一文,闡釋了何謂「選擇障礙」,一朵小花,擁有顏色的決定權,卻因躊躇而痛失良機。其實換句話說,就是不要盼到「最美配色」時才出手,在「次美」時的心動應轉為馬上行動,不然就會淪落無花可開,黯然凋萎的小蓓蕾。因此,兩文中,其核心即是,花開本身就是目的,根本無涉其他的干擾與選擇時的躁動。

       然而,作為課業壓力大排山倒海的學測生,雖不能至巴伐利亞頤養天年,然,我心嚮往如木末芙蓉芝花,拋卻一切世俗,自由的紛紛開且落。在生命的過程中,能遠眺浪漫的路德維希國王生前魂牽夢縈的童話城堡,感受上頭如織的遊人熱鬧了我的春天;在偶有滂沱叫囂的夏天能屹立挺過如此的風暴,用堅韌的枝幹抵擋如索爾降臨的呼號;在橙黃橘綠的晚秋,坐待徐徐的凱風、靜受麥浪的徜徉,在一片金黃的大地,追趕上生命的溫存,天更欲雪,身旁的小草卻攒動的爭問:「能飲一杯無?」我卻沒有那樣的熱情,我只是安詳如久經風浪的老人,泛起德國詩人海德格的哲思:「一朵花的美麗,就在於它當經凋謝過。」因此我毫無畏懼嚴寒摧折我的花瓣,而是盡力用剩下的每一秒,成全生命的溫然。

       花,要開時,無須猶豫,坐等最完好的顏色必將顆粒無收;而花落時也不用扭捏的原地打轉,而是要平靜、從容的落下,完成生命的謝幕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〈花開花謝〉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殷牧謙

       雲霧繚繞著蒼山,山澗裡座落幾戶人家,人家旁有了棵披離的辛夷樹。在山澗幽幽的寂靜裡,花開了;在樹梢靜默的佇立中,花謝了,她曾經將自己妝點成最穠麗的一抹紅,與夥伴們掩飾動人的生命姿態,卻沒有人知道,於王維〈辛夷塢〉中紛紛開且落的紅萼,已在天地間書寫出獨一無二的落款,她們的美無人聞問。從花開到花謝,獨具姿態的每時每刻,都成就出「活著」的非凡意義。

        幽谷中曾有一朵特別的小花,她是自由的,只有她能夠選擇自己綻放的色彩。然而她遲遲無法決定自己的樣貌。當太陽升起時,滿谷的花開了,她卻謝了,於繽紛的花海中獨自枯萎,於鹿橋《人子》中尚未綻放便已凋零的小花,只因太過執著「榮譽」,最終卻不如其他平凡的花,已被賦予的色彩,揮灑出滿谷的繽紛。其他小花儘管有所限制,卻盡力的綻放,選擇盡力,是她們的自由。

        如果我是一朵花,我願化作污池裡亭亭淨植的一朵蓮。我不介意讓汙泥沾滿我的肌膚,池裡所有的汙穢,孕育出一片片清雅的花瓣。當夏日的炙熱烘烤著鮮綠的荷葉,我綻放成一朵潔白的誓言,當秋日的金風府過平靜的湖面,我凋謝了,謝得如此自然,一如黑夜,一如小徑旁乾枯的樹枝。

       我凋謝了,孩童嬉鬧著走近我,取蓮子、蓮藕為食,取蓮葉為傘,我將成為豔陽下的一頂遮蔽,與湯餚中的一味甘醇,似乎沒有人記得我花開的樣子,花開花謝本是自然,若花謝的我能化為孕育他人的存在,凋謝,又何嘗不是另類的綻放,一種更勝花開的綻放。

邱小嵐國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【花開花謝】學測國寫班佳作欣賞

國語文寫作能力測驗(106 年試辦)

1.王維〈辛夷塢〉: 木末芙蓉花,山中發紅萼。澗戶寂無人,紛紛開且落。

2.鹿橋《人子》中有〈幽谷〉一文,大意是說: 

        一位旅人走到一個幽谷,晚上他在閃爍的星空下微笑睡著。醒來,依稀聽到將於黎明 時開花的小草們興奮地談著自己會被花天使賦予什麼顏色。其中一個幸運兒,花天使給了 她愛什麼顏色,就開什麼顏色的選擇權。她靜默地苦思、又苦思;不斷地決定了,又在覺 得不該辜負這樣的榮譽下,不斷地放棄。最後,當黎明來到,太陽猛地升起,所有的草花 都綻放各個不同的顏色;而就在滿目盛開的繽紛花朵中,卻有一株美好枝梗,擎著一個沒 有顏色、尚未開放就已經枯萎的小蓓蕾。 

       上引二則詩文,各有它蘊含的旨趣,請用心思索、尋味後,以「花開花謝」為題,作 文一篇,先分別說明對此二則詩文所體會出的含意,而後設想如果自己是一朵花,會希望 有什麼樣的生命過程與生命結果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〈 花開花謝〉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陳祈樺

       在杳無人煙的小徑裡,芙蓉花綻出如豔陽般火紅的花瓣,她不渴求塵世的讚賞與仰慕,不追尋眾人定義的標準,在藍天的基調下,她獨舞一曲芬芳,不受制於任何人的目光,編寫自己花開花謝的詩篇,而在幽谷之中,一株毫無色澤的花朵,孤獨凋零於萬叢繽紛之中,她顧忌著所謂的榮耀目光而躊躇不前,終於落得一事無成。

       如果我是一朵花,我的生命將是白皙的畫布,揮灑上堅持的色調。曾經,我置身雪山蜿蜒的碎石路上,冷冽稀薄的空氣使蹂躪神經的頭疼更加劇烈,然而,我不願調頭,不願言棄,最後,在那「與萬化冥合」之巔,我欲證明自己在理想面前,不是溫室中的嫩蕊,而是石縫中昂然挺立的小黃花。

        而在未來的旅途中,我仍會是那朵堅毅的花,舞出信仰的流光,當我抬頭仰望,在我的目光中閃爍的是梵谷的〈星空〉,那墨黑的柏樹竄入天際,擾動著悲苦的孤獨,然而十一顆星子與明月依舊綻放,比白日更加熱烈。或許帶著梵谷過於純粹的熱情與堅持,我將在未來申請校系,闖蕩理想之際面臨反對與不被理解,但我仍會踏著自己的步伐,極大化每分每秒的幸福與可能。

       康德曾說,人不是「被動的蠟」,我們不需藉他人的批評與稱頌形塑自我,而是以堅持抽芽,獨綻自己定義的美。當我面臨化作塵土之日,我將沒有後悔,展露恬靜的笑,對此生的花開花謝。


            〈花開花謝〉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吳睿瑜

       德國巴伐利亞的廣袤草原,除了聳立猶如迪士尼夢幻城堡的新天鵝堡,更是我,身為高中生,設一株小花的理想安養的居住地,睜開眼睛、藍天、綠地、白雲飄颺,而閉上眼睛,如魚龍潛鮫的風又會呼嘯過一陣屬於溫帶大陸氣候的涼意,這感覺該有多好。

        我認為王維的〈辛夷塢〉一詩中,作者倡導的是「花開花落即經春」,花「自」飄零水落「自」流的適意;而鹿橋的〈幽谷〉一文,闡釋了何謂「選擇障礙」,一朵小花,擁有顏色的決定權,卻因躊躇而痛失良機。其實換句話說,就是不要盼到「最美配色」時才出手,在「次美」時的心動應轉為馬上行動,不然就會淪落無花可開,黯然凋萎的小蓓蕾。因此,兩文中,其核心即是,花開本身就是目的,根本無涉其他的干擾與選擇時的躁動。

       然而,作為課業壓力大排山倒海的學測生,雖不能至巴伐利亞頤養天年,然,我心嚮往如木末芙蓉芝花,拋卻一切世俗,自由的紛紛開且落。在生命的過程中,能遠眺浪漫的路德維希國王生前魂牽夢縈的童話城堡,感受上頭如織的遊人熱鬧了我的春天;在偶有滂沱叫囂的夏天能屹立挺過如此的風暴,用堅韌的枝幹抵擋如索爾降臨的呼號;在橙黃橘綠的晚秋,坐待徐徐的凱風、靜受麥浪的徜徉,在一片金黃的大地,追趕上生命的溫存,天更欲雪,身旁的小草卻攒動的爭問:「能飲一杯無?」我卻沒有那樣的熱情,我只是安詳如久經風浪的老人,泛起德國詩人海德格的哲思:「一朵花的美麗,就在於它當經凋謝過。」因此我毫無畏懼嚴寒摧折我的花瓣,而是盡力用剩下的每一秒,成全生命的溫然。

       花,要開時,無須猶豫,坐等最完好的顏色必將顆粒無收;而花落時也不用扭捏的原地打轉,而是要平靜、從容的落下,完成生命的謝幕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〈花開花謝〉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殷牧謙

       雲霧繚繞著蒼山,山澗裡座落幾戶人家,人家旁有了棵披離的辛夷樹。在山澗幽幽的寂靜裡,花開了;在樹梢靜默的佇立中,花謝了,她曾經將自己妝點成最穠麗的一抹紅,與夥伴們掩飾動人的生命姿態,卻沒有人知道,於王維〈辛夷塢〉中紛紛開且落的紅萼,已在天地間書寫出獨一無二的落款,她們的美無人聞問。從花開到花謝,獨具姿態的每時每刻,都成就出「活著」的非凡意義。

        幽谷中曾有一朵特別的小花,她是自由的,只有她能夠選擇自己綻放的色彩。然而她遲遲無法決定自己的樣貌。當太陽升起時,滿谷的花開了,她卻謝了,於繽紛的花海中獨自枯萎,於鹿橋《人子》中尚未綻放便已凋零的小花,只因太過執著「榮譽」,最終卻不如其他平凡的花,已被賦予的色彩,揮灑出滿谷的繽紛。其他小花儘管有所限制,卻盡力的綻放,選擇盡力,是她們的自由。

        如果我是一朵花,我願化作污池裡亭亭淨植的一朵蓮。我不介意讓汙泥沾滿我的肌膚,池裡所有的汙穢,孕育出一片片清雅的花瓣。當夏日的炙熱烘烤著鮮綠的荷葉,我綻放成一朵潔白的誓言,當秋日的金風府過平靜的湖面,我凋謝了,謝得如此自然,一如黑夜,一如小徑旁乾枯的樹枝。

       我凋謝了,孩童嬉鬧著走近我,取蓮子、蓮藕為食,取蓮葉為傘,我將成為豔陽下的一頂遮蔽,與湯餚中的一味甘醇,似乎沒有人記得我花開的樣子,花開花謝本是自然,若花謝的我能化為孕育他人的存在,凋謝,又何嘗不是另類的綻放,一種更勝花開的綻放。

邱小嵐國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高中國寫班佳作

——方格之間,映照最美的哲思與心念

           〈常若​​​​​〉林昀蓁

        一縷香煙,輕柔如絲絹向天飄升,繚繞的舞姿,於幼時的我來說,似指引的信號,告訴我神明在此處匿蹤庇佑著我們。一雙稚嫩的小手被母親溫暖的掌包覆,手裡拿著香,耳邊傳來一句句話語,母親教導著我如何向神明傳達心中的念想、祈願與感恩之心,一句句,懵懂的我複誦著,一邊望向裊裊生煙,彷若在那瞬間,感應到和上天的連結。

        清脆如玉的聲音入耳,回過神來,我正步在玉砂利上,每一步聲響,共鳴心靈的清澈,將原先積累於心的各種愁緒與煩憂帶走,留下一個寧靜而虔誠的靈魂。望向四周蓊鬱蒼翠的神木,我駐足,憶起前陣子閱讀的文章︰「神木是神明降臨的印記,神明本身就是森林,既然是神明,就不會封閉在神殿裡。祂應該悠遊在宇宙中。偶爾才降臨凡塵。」直至拜訪此聖地,才感受到,唯有心神沉澱平靜的此刻,才能聽見大自然與神的對話。強烈的能量在我體內流轉,我感受到生命旋律的脈動,引領著我向靈性與神性走去。

       走到外宮正殿,經陽光照射而橙黃耀眼的鰹木,縱使神宫建築應以莊嚴形容,而我卻能感受到其中滿溢的溫暖。說到伊勢神宮的式年遷宮儀式,常若——回歸最初美好的模樣。不僅是重回倭姬命完成神宮時那份清新質樸、簡約典雅,更是一種世代技術、信仰與文化的傳承。初次,年少時悉聽長輩的指導、做工;下一次遷宮,已是二十年後,正值壯年,已成為現場的主力,督導年輕一代技術與精神; 再下一次遷宮,已近乎古稀,能夠對子孫侃侃而談自身經歷,是一種歷史的見證,更是精神與專注專一的傳承。每當式年遷宮,除了思索自我的成長,憶起當時美好的模樣,也用心雕琢現在,使其一直向當年看齊。

   曾經,我是求知慾欲旺盛的孩子。因為渴望汲取更多知識,而踏入補習班。在競爭日益激烈的校園,我們被填鴨式教育操縱著,一心只汲汲營營為了成績單上耀眼的數字,在求學之路上,比較著學到了何種快速記憶、解題的技巧,臉上浮現的不再只是燦爛的笑容,而是可以擊垮競爭對手的,一種邪魅。直至近半年,為了自己的理想人生,重新翻閱課本書籍以及層疊如山高的筆記,細細咀嚼其中字句。埋首書案的漫漫時程,少了一些過往的焦躁不安。一日,在理解一個英文單字背後神話故事之意涵後,倏地,頓悟到自己多習得一個知識,而不再只是一個伎倆或短暫記憶,心底那股沉潛已久的,源自於初學時的那種美好,轉瞬湧上心頭——原來這也是一種常若。

   自那之後,我對學習開展了不一樣的視野,常若,帶著感恩與雀躍,運筆寫字字句句新的生命體悟與知識。「只要不忘,就能永恆。」帶著追尋初時美好的格局與信念,「常若」不再只是一個名詞,更是一絲織入我生命的信仰,伴我走過人生的輝煌,以及創作新扉頁。


       〈用心若鏡〉​​​​​  殷牧謙  

       生活是單一節奏的曲調,平凡而穩定的前行著,人心,卻總跟隨不時出現的裝飾音而起伏跌盪。當八月的風捎來第一次模擬考的成績單,將陽光下的臉龐吹得幾家歡樂幾家愁,我,則是其中情緒飽脹的一個。


       我曾是個極不用功的學生,秉持「高中生就是要玩」的信念,縱情於琳瑯滿目的課外活動,與同學們熱愛的流行之中。寧可殫精竭慮的投身於社團,也不願花一絲一毫的心力在課業上,每每仗勢著「天縱英才」,在考前「一目十行」,考好便沾沾自喜,考差便寬慰自己只是因為沒有認真。對課業長期的應付造就怠惰的習慣,因此,當學測的號角聲響起,我竟找不回戰士的姿態。此時,教導我多年的老師化為了嚴格的訓練者,先痛斥我先前散漫驕縱的學習態度,更時時刻刻督促鬆懈的我,使我第一次嘗到了盡力的滋味。

       於是,當我揣著炙熱的心,幾近蹦跳的將滿級成績單獻給老師時,那如同在討論天氣般平順的眉眼、冷淡的語調,甚至關於滿級分也不代表滿分的玩笑,都讓我宛如踩空樓梯般不知所措。牽動著勉強的嘴角轉身而去時,淚水倏地掙脫理智的韁繩,放肆流著。究竟要考到多高的分數,老師才會滿意呢?難道整個暑假的拚搏,老師都沒有看見?


       放學時,我鼓起勇氣,在辦公室明晃晃的燈光下,將數月以來所有的不滿與委屈全盤托出,包含對苛責的難以消化,頻繁督促的壓力,以及期待讚美後的失落。


      老師靜靜凝視著我,眼神似一汪深不見底的潭,她輕輕喊了我的名字,並問道:「你為了什麼而讀書呢?就只是為了別人的肯定嗎?」我輕輕搖頭,臉上帶有被深深撞擊後來不及反應的淺淺木訥。老師極其詳盡的回答每一個疑惑,娓娓道來每一份被我曲解的苦心,更以嚴肅而深刻的神情重複提起他對我的深深期待。語罷,老師變魔術般地眼前一晃,變出一個常見的黃色大信封袋,叫我打開來看看。「妳看看這是什麼?在妳告訴我成績快要宣布時,我就準備好了!我對妳這麼好,妳竟然這樣曲解我。」信封中,一張精緻而不失可愛的書籤,和一條長長的巧克力棒靜靜躺著。原先因委屈而落下的涓涓細流,此刻竟如洩洪般洶湧而出。淚水中,蘊含著遲來的理解、難掩的愧疚,以及誠意的感恩。每一處受稜角磨礪的傷痕,此刻,都在模糊中發光。


       《莊子》中有云:「至人之用心若鏡,不將不迎,應而不藏,故能勝物而不傷。」聖者於面對外物時,並不刻意拒絕或迎接,僅如鏡般以心映照而無所保留,因此能超越外在而不受其傷害。鏡子,永遠反映著真實,不沾染上個人好惡的執著。老師想教導我的正是如此。奮力追逐名次與掌聲的我,早已忘卻讀書的本質,而唯有一顆如明鏡般澄澈而平靜的心,方能映照出苦口中包藏的婆心,平息讚美後激起的圈圈漣漪,更能以正確的動機堅定向前。一句隨口的肯定或許容易,用心若鏡的實踐卻誠為困難,老師選擇了更必要而艱難的內容,為我上了一堂改變一生的課。在所有模考的幻影過去後,蕩漾的湖面終歸平靜,唯有一份以用心傳達的深刻,沉在湖底,照耀真實的本質。

 

       〈藝術的感動與省思〉     蘇妍希

        步入藝廊中,我的雙眼不自覺地被一幅巨大的畫吸引︰馬克﹒羅斯科的作品《十號》。《十號》這幅畫作是由輪廓並不清晰的兩個長方形色塊組合而成,上方是約略占三分之二個版面的橘褐色色塊,邊界的線條和背景的黑色柔和地彼此暈染著,融合在一起。


       這幅用色簡單直接、沒有複雜圖形的作品令我聯想到我最喜歡的漫畫《灌籃高手》,不僅是因為它的用色和籃球有些相似,更是因為它給我的感覺和灌籃高手一樣,純粹而充滿力量。《灌籃高手》中,我最喜歡的場景是一位名叫三井壽的角色縱身一躍,舉高雙手,準備投入三分球的瞬間。我喜歡那一刻屏氣凝神,只渴望將球射出一道完美的弧線並落入球框的純粹,在那一秒的醞釀中,三井的眼中只有球框,周圍鬧哄哄的觀眾、緊追盯人的敵手彷彿都不存在,空氣凝結而靜謐,唯一聽見的只有自己的心跳聲。


         這幅畫亦是如此。馬克﹒羅斯科力圖以有限的色彩和極少的顏色反映深刻的象徵意義,他欲以極簡的手法對人的情緒產生最純粹簡單、直擊靈魂的撞擊。他說︰「我對色彩與形式的關係以及其他的關係並沒有興趣,我唯一感興趣的是表達人的基本情緒。」他認為好的作品是純粹的,與任何東西都無關。他拒絕談論他的技術,只專注於透過畫作,走入觀眾的靈魂深處。馬克﹒羅斯科的作品《十號》和《灌籃高手》不約而同地我感悟到:追尋自我的想望是一個非常純粹的過程,絕不摻任何雜質。


      近來,我因大考在即,內心十分地躁動不安,腦內雜亂的思緒似夜市紛擾的嘈雜聲一般,令人心煩意亂。來到這間藝廊,遇見《十號》卻令我明白,追尋夢想的過程可以是專注而純粹的,我不需要有過多的考慮,只要雙眼凝視著球框,旁若無人似地舉起雙手,奮力一躍……


張老師創作藝坊作文國文教室


http://www.openminded.asia/index.php?view=products&g=26#mainstage

邱小嵐國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人無我有,人有我新,人新我變!

有一位青年在美國某家石油公司工作,他所做的工作連小孩都能勝任,就是巡視並確認石油罐蓋有沒有自動焊接好。

石油罐在輸送帶上移動至旋轉台上,焊接劑便自動滴下,沿著蓋子回轉一周,作業就算結束。他每天如此,反復好幾百次地注視著這種作業,枯燥無味,厭煩極了。

他想創業,可又無其它本事。但他發現罐子旋轉一次,焊接劑滴落39滴,焊接工作便結束了。他想,在這一連串的工作中,有沒有什麼可以改善的地方呢?

一天,他突然想到:如果能將焊接劑減少一兩滴,是不是能節省點成本?

於是,他經過一番研究,終於研制出37滴型焊接機。但是,利用這種機器焊接出來的石油罐,偶爾會漏油,並不理想。

但他不灰心,又研制出「38滴型」焊接機。這次的發明非常完美,公司對他的評價很高。不久便生產出這種機器,改用新的焊接方式。

雖然節省的只是一滴焊接劑,但「一滴」卻給公司帶來了每年5億美元的新利潤。

這位青年,就是後來掌握全美制油業95%實權的石油大王———約翰·D·洛克菲勒。  

人生的改變總是從小的方面開始的。

邱小嵐國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有一天清朝的文學家紀曉嵐到五台山遊玩,走進廟裡,方丈上下打量他一番,見他衣著還算整潔,儀態也一般,就招呼說「坐」,然後喊「茶」,意思是讓小和尚端一杯一般的茶過來。

寒暄了幾句,知道他是京城來的人,趕忙站起來面帶笑容,領他進了內廳,忙著招呼說:「請坐,泡茶!」意思是讓小和尚單獨地沏一壺茶來!

後來經過細談,得知這位來者是有名的學者、詩文大家、禮部尚書紀曉嵐的時候,方丈立刻恭恭敬敬地站起來,滿臉賠笑,請進禪房,連聲招呼說:「來來來,請上座!」又大聲說:「泡好茶!」

然後這位方丈很快地拿出紙、筆,請紀曉嵐留下墨寶,光耀禪院。紀曉嵐提筆一揮而就,是一副對聯。

對聯是這麼寫的:「坐,請坐,請上座;茶,泡茶,泡好茶。」

方丈看了,尷尬地無地自容。

邱小嵐國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何謂「毛病」?

古代,馬在生活中佔有重要的地位。因此,人們在購買、挑選馬匹時對馬的要求特別嚴格。古人在相馬時往往要要先看一匹馬的毛色如何,並據此判斷馬的優劣。

徐咸《相馬書》說:「馬旋毛者,善旋五,惡旋十四。所謂毛病最為害者也。」意即馬身上的毛旋有好有壞,位置生得不好就是「毛病」。

之後,「毛病」由專指馬擴大到其他事物,凡是有缺點,都可稱為毛病!

邱小嵐國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屈原姓屈嗎?

屈原,名平,字原,羋(ㄇㄧˇ)姓屈氏。

先秦時期,姓氏有別,姓是有血緣關係的整個部族的共同稱號,氏是某個支系的稱號。

當時,男子稱氏不稱姓,所以屈原不叫羋原。

邱小嵐國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